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宫斗剧”为何越来越颠覆三观?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9-19 17:06 | 作者:采集侠

  随着近期延禧攻略、如懿传等清宫剧的热播,接连不断地后宫斗法让各路吃瓜群众们看得大呼过瘾,但在魏璎珞、如懿施展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般逆天伎俩的同时,出现了越来越多颠覆了道德底线的荒诞情节,完全颠覆了正常人类的三观,历史戏说剧为何越来越无法无天,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值得我们深究。

  堕胎传和杀婴传

  如今的清宫剧实为职场励志剧,看官们将自身代入到主角人设里,眼看主角大开光环一路打怪升级,摆平所有BOSS成功上位,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人生赢家。

  宫斗剧严格贯彻母以子贵的原则,只要能为皇上诞下龙子,便能乘机上位。但是在宫斗剧里生个孩子可是高难度动作,能怀上的嫔妃会成为所有后宫嫔妃的公敌。在虎视眈眈盯着自己肚子的嫔妃们眼皮底下平安生下一个孩子简直难于登天。不仅要想方设法得到皇上的宠幸,争取怀上一胎,还得保证孩子能平安出生,出生之后孩子能不能长到10岁都成问题,做女人难,做后宫的女人,更难!

  于是乎为了上位,延禧攻略中的大多数人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堕个胎,杀个婴简直易如反掌。延禧攻略里的富察皇后性格温婉纯良,毫无防备之心,怀孕后要么被人暗算流产,要么婴儿被人放火熏死。

  另一部最近大热的宫斗剧如懿传则更有过之,比当年的计生队打胎还要厉害。还是嫡福晋的富察氏一改延禧攻略里性格善良温柔的人设,在如懿传里变成了可怕的腹黑女,为了不让青璎和高晞月两人怀孕,故意给她们送去掺有让两人不易生育的零陵香。

  这还不算最毒的,更毒的是亲自操刀下毒的,剧中第一个怀上孩子的白蕊姬被高晞月下了水银,接着又被金玉妍加大了剂量,导致白蕊姬生下了畸形胎儿。除了化学武器,打胎小分队还用上了生物兵器,金玉妍在怡贵人怀孕期间,向怡贵人居住的景阳宫涂抹蛇莓果汁液,利用高晞月身边的奴才双喜驱蛇,故意引来刚刚惊蛰的蝮蛇,导致怡贵人小产,如懿被打入冷宫。

  这当然还没完,被打入冷宫的如懿被海兰搭救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皇后报仇,设计害死皇后最为宝贝的二阿哥永琏。她借海兰之手,把装有芦花的香包放在永琏的寝宫中,导致本就患有高烧和哮喘的永琏吸入大量芦花发病身亡,有意让永琏接班的乾隆皇帝自然也是悲恸不已。

  据说,电视剧版如懿传里的打胎小分队相比起原著已经有所收敛,原著里打胎杀婴的战绩更加可怕,甚至包括手撕子宫、用脐带勒毙婴儿等更加丧心病狂的行为,血腥程度高的发指,真是很黄很暴力,要是这些情节原封不动地搬上屏幕,想必未满18岁的是看不到这剧了。

  宫中变成了女人们的角斗场显然不是事实,和前朝历代相比,清朝是皇权最为集中的朝代之一,一贯严防太监、外戚和后宫干政,对皇权构成挑战,这在清朝前中期尤为严格。清宫不仅等级森严规矩繁多,即便是皇后的权力也很有限,宫中大小事务几乎都得上报皇帝裁决。由于嫔妃之间的等级差别难以逾越,大多数嫔妃只能默默无闻地熬资历等待皇帝的垂青和宠爱。像剧中这般动不动互扇巴掌,动辄粗俗骂街的行径简直无法想象,真穿越回清宫想必活不过3天。

  至于下毒、杀婴等恶行,皇子死的蹊跷居然没人当回事,更不可能轻易发生在规矩森严的清宫内。据史料所载,清宫最重视生育大事。皇太后、皇后以下的各级嫔妃均配有宫女服侍,而怀孕的后妃除了本就供自己使唤的宫女,负责值夜的太监之外,还会加派一名总管率敬事房及御药房太监值夜,产前3个月还允许孕妇的一位亲属进宫照料。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得手还能全身而退,这难度不亚于打劫渣打银行。

  至于乳母虐杀皇子,皇子乳母和皇子本人的命运一荣俱荣,无论从哪一点看都不会随便虐杀自己的养子。一旦皇子继承大位,自己连同子孙都能跟着沾光得享富贵。至于朱砂、砒霜、鹤顶红、毒蛇这些要命玩意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宫里更是不可思议,有人天天在宫里运毒、投毒,毒蛇满地跑,皇帝老儿这安生日子还过不过了?谁敢玩这个就是有9条命都不够死呀,诸如此类的硬伤实在让人无力吐槽。

  至于其他硬伤,相比起打胎虐婴等恶劣行径不过是小儿科了。如延禧攻略里康熙第十三子的儿子弘晓居然向高贵妃点头哈腰,高贵妃算哪根葱?弘晓可是老爸死了儿子接班的铁帽子王之一啊,用得着给一个贵妃点头哈腰?

  乾隆的弟弟弘昼贵为亲王,居然搞不定一个包衣之女,还要霸王硬上弓,最后还得老妈出面帮忙杀人灭口?且儒家以仁孝治天下,如懿传里九阿哥死了,令妃被如懿掌嘴三十给九阿哥跪灵,从来没有在讲究孝道的中国听说过长辈给晚辈跪灵的规矩,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清宫剧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值得我们深究一二。

  常出爆款的清宫剧

  相比起研究晦涩难懂的历史资料,显然还是评书和戏曲里的各种段子更能走进千家万户,戏说历史不仅由来已久,也是最为贴近百姓生活的娱乐方式。《满江红》里的白脸秦桧一看就是坏蛋一个,《三国演义》的知名度要远远超过《三国志》,又有多少人通过《水浒传》知道了宋徽宗,对高俅这些宵小痛恨不已。

  实际上,我们目前所熟知的大多数野史故事和人物,基本出自明清时期,比如包青天、展昭的形象出自清朝的《三侠五义》、《七侠五义》,狄仁杰的形象出自清朝小说《狄公案》。相比起唐宋时期留存下来的只言片语,明清两代繁荣的社会生活产出了诸多文化作品,早已风行大江南北成为寻常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由于年代较近,人们对清朝真实存在的大人物耳熟能详,加上清朝文人笔记众多,相对于前朝历代野史的丰富程度也是成N倍的往上走,本就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1912年清朝灭亡后,大量前朝旧闻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泄了出来,成为当时最为热门的话题,搜罗了大批清朝野史材料的合集《清朝野史大观》成为后世编写戏说段子的源泉。顺治帝出家、雍正篡改遗诏、乾隆下江南等经典桥段为后世的各种戏说,编写电影剧本提供了绝佳的素材。

  清宫剧很快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搬上了银幕,《乾隆下江南》、《血滴子》、《董小宛》、《香妃》等一批清宫剧掀起了一波接一波地观影浪潮,抢占了票房制高点。但随着大陆政权的更迭,全国笼罩在一片革命浪潮里,明显是封建大毒草的清宫剧很快被打入了冷宫,拍摄戏说清宫剧的大棒逐渐转移到了港台两地。

  香港老牌电影公司邵氏公司素以拍摄大量以历史背景为依托的电影见长,其中不乏以清朝野史为剧本来源的各类故事片,如《乾隆下扬州》、《乾隆皇奇遇记》、《大刀王五》等等,且尤其喜欢拍摄一些以会党反清为背景的武侠片,如姜大卫的《螳螂》、70-80年代当红小生傅声的《方世玉与洪熙官》、《洪拳与咏春》等等。总的来看,这类戏说历史的武侠片集大成者主要为金庸的作品,金庸武侠小说与历史结合地较为紧密,小说中的许多人物直接脱胎于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名人,相比起杜撰的人物更有亲切感,加上金庸对人性入木三分地分析,奠定了金庸在武侠小说界的一哥地位。随着70-80年代金庸的作品风行两岸三地,邵氏公司、台湾电视公司等影视公司顺势而上,拍摄了大量金庸作品,长盛不衰的金庸剧,就算多次翻拍也不愁没有票房,此后数十年一直是拍摄戏说历史类武侠剧的首选题材。

  进入80-90年代以来,港台出产的清宫剧将戏说历史剧推向了一个新高潮,标志性的代表作即为著名的《戏说乾隆》,光看这名字就告诉你了,该剧可是实打实的“戏说”,各位看官千万不要代入真实历史,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这部电视剧在当年就掀起了追捧的热潮,大陆影视从业者很快发现戏说系列是开拓市场的新花样,没过几年大陆拍摄的《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就趁热出炉了,这类戏说剧的剧情大部分也来自于野史段子,里面令人捧腹大笑的经典语录和段子很快风靡了我国大江南北。《宰相刘罗锅》里刘墉才思泉涌,遇事总有急智,总能逢凶化吉,反过来戏弄和珅一番,恰到好处地化解乾隆的刁难,譬如乾隆命刘镛在一张纸上写下一万个字,刘镛于是写下:“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的故事,无不透露着民间智慧和传统语言魅力。

  自《戏说乾隆》之后,台湾还有一部由飞腾电影公司摄制的长篇武侠类戏说剧堪称戏说类的神剧,它就是《江湖奇侠传》,虽然同为郑少秋主演,但其立意和台词中的古文造诣,其实远超《戏说乾隆》等戏说剧之上。该剧在取舍正史与野史的问题上恰到好处,在尊重史实的前提下进行了适当的艺术加工,剧中的人物各有自己的立场和道义,一方面是反清义士的铮铮铁骨,另一边是雍正的用心良苦,编剧善于从多种角度展开剧情,没有强制灌输立场鸡汤,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观众,每个角色都在为了自己所信奉的大义而战,令人拍案叫绝。正如剧中所言“汇满汉之百川,而入华夏之大海”。

  更加了不得的是,剧中的部分台词直接脱胎于清朝各类史料,包括《清圣祖实录》、《朱批谕旨》、《庭训格言》等等,显示出编剧扎实的功底。于是乎我们在剧中见到的台词常常是这种风格“皇帝诏曰:祖之实,在柔远能而,修养苍生,共四海之利为利,一天下心为心,保邦于未危,致治于未乱,夙夜孜孜寤寐不遑,为久远之国计”。“圣祖诏曰:皇四子胤禛,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着继朕即皇帝位”。”这类直接取材于史料的台词虽然大大提升了该剧的档次,但太过于曲高和寡,没有一定的古文造诣和历史知识,很难明白剧中的台词和主旨,该剧的影响也就十分有限了。

  快餐化时代的爽剧

  俗话说得好,有什么样的观众,就有什么样的影视剧。随着现代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观看电视剧的口味也开始逐渐向快餐化转变。早出晚归忙碌了一天的上班族承受着工作和生活的重担,回到家好不容易应付完家里的琐事,总算能抽出一点自由时间放松一下,那些立意深刻,需要烧脑的影视剧自然不是首选。

  因此戏说剧首先图的就是一个快字。当下人们为了节约时间,打开手机、ipad的视频APP,都是开着两倍播放速度快速浏览完一集时长40-50分钟的电视剧的,愿意付出时间品味好剧的观众越来越少,加之观看电视剧的主要人群以女性为主,将各种女性向的宫斗小说翻拍成影视剧总能稳赚不赔,这类节奏恰到好处的宫斗剧一般就一条单线,严格贯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快意恩仇,你扇我一巴掌,我必十倍奉还,今天你阴我,明天我就怼死你,一路做掉拦路BOSS,动不动就让对头领便当,满足了大众虚幻的成功学。

  二就是要图个爽字。本来上班面对那么多不想面对的人和事压力就够大的了,下了班还要找那些让人心情沉重的影视剧来看,岂不是自己找虐么?于是乎我们可以发现宫斗剧的人设往往泾渭分明,不是正面人物就是反派,好的一直好到底,坏的一路坏到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上来就是干,谁不服我就干谁,这种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实现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快感正如一针强心剂,只要每天晚上来上一针,就能大大缓解一天的压力和抑郁,一路过关斩将的宫斗剧恰恰填补了人们的精神需要。

  为了博取看官们的眼球,如今的宫斗剧往往还充满了各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玛丽苏”情结,甚至杜撰出对头被雷劈死等雷人的桥段,比的就是谁更狠更恶毒,倒是活学了当年流行的港台黑帮片的“比狠”玩花活儿的精髓。

  结语:

  这些宫斗剧的三观如此锱铢必较,在现实生活里这样的人真能成功吗?真切希望广大三观还不成熟的看官们可要睁大眼睛:毕竟,鸡汤虽好,喝多了也是败胃引发三高的。

  当然了,年龄更长、社会阅历更丰富的看官们也别太和这些宫斗剧计较,毕竟看剧也是一种降压娱乐的方式,把戏当真、和戏说较劲的事儿,心智成熟的人是做不出来的。

  来源: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