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地动仪的删改体现了中国人自信的提升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8-06 17:39 | 作者:采集侠

※ 【期中总动员】高中历史期中复习特辑
※ 【期中总动员】初中历史期中复习特辑
※ 2019中考历史复习专题汇总(10月)

  引言:近日,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投入使用的统编本初中历史教材七年级上册中,关于张衡和候风地动仪的内容被删除。

  对此人教社明确回应,张衡及地动仪内容并未从统编版教材中消失,只是教材编排上做了调整。不过“那个被印在教材上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由王振铎复原的地动仪模型,确实将淡出当代青少年的视野,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一些“热血青年”愤怒地嘶吼:这是“历史虚无主义”!可是有关部门将其从教科书上删除,是“热血青年”所说的“淡化历史自豪感”?还是相反的,是历史自豪感强化的后果?

  自信缺失的人才希望寻找寄托

  很多人在接受了教科书传授的知识之后,就不愿意再接受相反的论调了。原理也很简单,人的思维是有惯性的,尤其是作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顽固性更是高。

  在视听原理中,人类接受速度最快的事物是图片;信息接受速度最快的年龄是25岁以前——这意味着教科书的插图部分,要远比文字部分更让人印象深刻,上学学到的东西要远比进入社会后的记忆深刻。

  相较于可能呼噜声震天的历史课,各种“童年”无疑更有代表性,比如老版四大名著以及小时候看的各种动漫等等。其实很多热心粉丝早就知道当年央视的剧集并没有完全按照原著拍摄,尤其是西游记完全变得人畜无害,以适应全年龄向。

  可无法否认这种改编后的剧集反而比原著更为贴合人心,以至于当新版西游的造型完全按照原著设计后,反而不被观众所认同。

  历史方面的例子就更多了。我们今天只要提起唐朝就是“开放”“包容”“民族融合”等等标签——哪怕玄奘的经历已经告诉人们唐朝绝非人们想象中的开放;哪怕葛剑雄等权威历史学家已经用各种证据否定唐朝——依旧无法板正人们关于唐朝的幻想。

  事实上,唐朝被刻意美化起源于近代。鸦片战争教训,让中国人意识到自己的封闭,所以寄希望于明清以前有一个“开放”的时代,这种意图才是今天对唐朝开放刻板印象的关键。在正统的学术圈中,这种夸张描述无疑不堪一击,但是在大众中却广受好评。至于这个“开放”具体到什么细节,是指改开后的人口流动自由,还是指与国际接轨的程度,有没有一个足够权威的论证,就不是大众关心的了。大众只需要一个能够“找回自信”的时代,证明“咱祖上也阔过”即可。

  时代让虚假的自信涌入中国人的心中

  之所以专业学术圈与民间的差距如此之大,除开专业知识的积累,更重要的原因是大众更愿意把自己的印象与价值观凌驾于事实之上——即就是俗称的“臀部决定大脑”。在中国,稍微了解点科技史的人,都会沮丧地发现:16世纪以后所有引领世界的科学家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几乎都是白人或者欧美求学(接受西方现代教育)的有色人种。作为人类的一员中国人自然也不想愧对自己的族群,于是从16世纪以前的各种发明中寻找自豪感,就成了一种必要的精神需求。

  于是,各种喜闻乐见的“古皮今核”大行其道。比如明朝没有赶上十六世纪开始的全球化,很多人便钟情于明成祖时期的郑和下西洋。但古人对数字的不敏感常常会误导现代的学者,郑和的宝船就是典型案例。现代学者在复原完成后惊讶地“发现”一个很恐怖的“事实”——明朝舰队的规模差不多是21世纪美国的5倍。

  还有一个例子更接近此次的地动仪事件——司南。司南与地动仪都是王振铎复原或者说“仿制”出来的,真正的史料上并没有它们怎么运作和内部结构介绍的;或者更直白点这一切都是王振铎根据自己的主观臆断,拿现代的科技知识对古籍进行生搬硬套的结果。我们不怀疑王先生的爱国热情,可是用违背常识和科学精神的方式,去强行构建被近现代落后击垮的民族自信心,无疑是不可取。

  真正的有关于指南针的记载已经是宋朝,不过彼时欧洲和中东都已经有类似物件的记载,可见王振铎先生的目的还是想为中国争夺这个“荣誉”。可惜历史的考究最忌讳感情用事,哪怕民族大义非常好听,但是带入工作中就会让其偏离原本的轨道;而真正的自信,同样不能用激进的手段去得到,那种“自信”经历不了时间和真正科学精神的考验。

  自信强大的人勇于承认曾经的错误

  可能有读者看到这里会非常愤怒,认为笔者在胡乱嘲讽中国人民的爱国心和自信心。不过,各位大可放心,这种情绪并非中国人独有,哪怕是自诩为先进的西方文明也难以免俗,毕竟,民族和民族自信心都是近代的产物,都是在既有历史的基础上的重构。

  在19世纪,欧洲的学者们先后在德国发现“尼安德特人”,在法国发现“海德堡人”。这让当时凭借工业先发而跃居世界第一的大英帝国而言无疑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1912年,道森提交的化石经大英博物馆的古生物学家伍德沃德鉴定,被认为是一种早期人类化石,命名为“道森曙人”,甚至被称做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英国绅士”。在道森发现“道森曙人”头盖骨之后的数十年内,“道森曙人”、尼安德特人和海德尔堡人共称为欧洲原始人类的标本。

  可一个有着科学精神和基本廉耻感的国家必须具备质疑精神,无论这个对象是不是自己国家的“瑰宝”。英国人能成为世界霸主靠的是他们对万物孜孜不倦的研究与质疑,工业革命只不过是这种精神的附属品。二十世纪中叶,随着科技的发达人们通过碳年代检测发现所谓的“第一个英国人”只不过是用猩猩的下颚骨和中世纪人类的头骨强行拼合的产物。

  在将所谓“道森曙人”开除博物馆后,英国人还于2003年在自然史博物馆展览它,让后来者铭记这个耻辱。我们可以说这一刻,英国人的自信反而比之前要更浓。

  无独有偶,同为岛国的日本也有这样一出闹剧。加藤新一作为一名业余考古学者,凭借自埋自挖,竟然一度将日本的人类史推进到70万年前。如果不是电视台的摄像机正好拍摄到他的造假,可能直到今天,日本人还沉浸在70万年历史的美梦中。

  但日本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它是有自信的。出事之后,日本方面并没有选择将其“封口”,强行让自己“做梦”,而是将所谓的“考古发现”从教科书以及各个杂志上删除。此事过后,日本的民族情绪得以降温,考古工作也顺利回到正轨。

  这次地动仪移除教科书与它们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都是将过去的耻辱摆上台面,这意味着两个国家都接受了过去的不完美,毕竟“知耻后勇”,“知耻”还在“后勇”前,也证明中国人确实自信了。

  对热爱历史为“从未间断的文明”自豪的中国人来说,这个自信建立的过程尤其重要。

  当年地动仪之争其实已经在学术界争论很久。凡事持有科学精神的历史工作者,都不认同王振铎的复原——从古文资料看没有任何记载内部图像的资料,所有人只能凭空猜测。而且在王振铎之前,已经有国内外的友人制作出复原图了,其中知名的人有:日本学者服部一三,英国地震学家米伦,日本地震学家萩原尊礼,可他们都因技术问题宣告失败;另一方面王振铎的复原采用“直立杆原理”《华西都市报》的报道指出,王振铎虽然根据古籍记载复原出了地动仪的模型,但是因为模型内部结构缺乏合理性,所以其龙口中的铜丸无法吐下来,也就无法检测地震。

  2009年,正式开馆的中国科技馆新馆展示了新的地动仪模型。该模型由中国科学院教授冯锐团队复原。观众可以亲自动手按下按钮,观察在不同波型下地动仪的不同反应——只有横波到来它才吐丸,其他来自纵波的震动,都无法使地动仪有任何反应。这意味着,类似关门、汽车过境、巨大的炮声等都不会干扰到地动仪。

  冯锐及其团队在一篇相关论文中这样写道,“19世纪服部一三把文字变成了猜想图形,20世纪王振铎把图形变成了展览模型”,而复原研究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深化认识、不断逼近历史的过程”;当然,这也是一个不断排除非理想情绪的干扰,无限追求科学事实,和对待科学的态度不断进步的过程。

  结语

  随着冯锐这句话,争论百年多的地动仪可以暂时告一段落,科学的研究终将取代民族情绪,这也是一个真正大国该有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