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三国因见客卷胡子被杀的大臣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9-05 17:35 | 作者:采集侠

  曹操这个人性格猜忌刻薄,不管是老朋友还是大功臣,只要是犯忌,他是一定要设法报复的。像孔融、许攸、娄圭这些人,都因为依恃自己是曹操的老朋友,言语行为对曹操很不恭敬而被杀。如果说像许攸这个人被杀是因为狂妄之极的话,而尚书崔琰被杀就令人难以理解了。而杀他的那个理由更是奇葩,是因为服刑期间接待宾客时用手卷胡子!

  那么,崔琰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又是为什么被曹操关进监狱之中的呢?

  崔琰字季珪,清河郡东武城县人。年少时为人质朴、言语迟钝,喜好击剑,崇尚武功。二十三岁时开始发奋读书,二十九岁拜在经学大师郑玄门下受学。后因为黄巾军起,郑玄遣散学生,崔琰就在青、徐、兖、豫等地四处漂泊,四年后返回家乡。大将军袁绍听说后,就征召他为下属,让他做了骑都尉。袁绍计划进攻许都,崔琰劝谏不听,结果导致官渡失败。袁绍死后,他的两个儿子袁谭和袁尚都想得到崔琰,崔琰说自己有病坚决推辞不从,因此而被关进了监狱,幸亏得到陈琳等人的营救才免于一死。

  曹操打败了袁氏,自己兼任了冀州刺史,任命崔琰为别驾从事。曹操对崔琰说:"昨天查核冀州户籍,人口达到三十万之多,依然称得上是大州啊!"崔琰又来了他在袁绍处那个敢谏不顺的倔脾气,回答曹操说:"现在天下分裂国家崩溃,袁氏兄弟大动干戈,冀州地区的百姓尸横遍野。没有听到您带领的军队首先实行仁政,访问民风民俗,救民于水火之中,反而计算甲兵多少,把它当作头等大事,这难道是我们这个州男女百姓对您的期望吗?"曹操当时的脸色变得很严肃,在座的宾客都吓得变了脸色,不过,曹操还是向他表示了歉意。

  建安十一年(公元206)春天,曹操征讨并州的高幹,留下曹丕守邺城,让崔琰辅助。曹丕在这期间一再外出打猎,穿猎装、骑快马,兴趣全在这上面。崔琰引经据典规劝曹丕,让他接受袁氏父子骄奢淫逸导致败亡的教训,重视国民困苦,给百姓施予德政。还让他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多为父亲分忧,思虑治国的妙策,以社稷为重,而不是该干这些游戏娱乐之类的小事。曹丕接受了崔琰的建议,脱下了猎装,烧毁了打猎用的工具。

  曹操出任丞相,崔琰被任命为东曹掾。在下达委任书时,曹操说:"你具有伯夷的风范,史鱼的耿直,贪夫因敬仰您的大名而变得清廉,壮士因崇尚您的声誉而勉励自己,完全可以作为时代的表率。"伯夷就是那个宁可饿死也不食周粟的人,历来被认为是气节高尚的仁义之人。史鱼是春秋卫灵公时期的卫国大臣,以敢于进谏扬名于史。他多次建议卫灵公重用贤者蘧伯玉,劝退佞臣弥子瑕,生前没有成功,死后用尸体继续劝谏,被称为"尸谏"。被孔子称赞为最秉直的人,不管是君主的有道还是无道。曹操以这样两个名人来形容崔琰,虽说有些夸张,却也说明了崔琰气节的高尚和性格的耿直。事实也证实了崔琰的确是个耿介之人。曹操为魏王期间,崔琰被任命为尚书。这时候曹操还在曹丕和曹植之间犹豫,究竟让谁来当这个魏王太子?曹操用密函的方式征求大臣们的意见,只有崔琰的上奏文书没有封口。他的答复是这样说的:"我听说《春秋》的原则,确立继承人要选儿子中年长的,再说五官中郎将(曹丕)仁孝聪明,应当继承正统为太子。崔琰将用死来坚持这个原则。"这时候,曹操内心里是喜欢曹植的,而曹植又是崔琰的侄女婿,崔琰却推荐了曹丕。曹操觉得崔琰公正坦荡,晋升他为中尉。

  是什么事情让崔琰获罪入狱的呢?

  崔琰曾经举荐过巨鹿人杨训,说他虽然才能不足,却清廉耿直遵守正道,曹操同意,任用了杨训。等到曹操当上魏王,杨训上表称颂曹操的功德。汉制,非刘姓不得称王,曹操称魏王,被认为是正式篡汉的第一步,所以杨训此举,被认为是趋炎附势,这引起了当时不少人的讥笑,同时认为崔琰举荐人不当。崔琰从杨训那儿取来表文草稿后看了,给杨训写信说:"省表,事佳耳!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那意思是:"读了您的表文,事情好啊!时势啊时势,该当有变化的时候。"有人将崔琰的这封回信报告了曹操,说他这是傲世不训,怨恨诽谤,曹操大怒,说:"谚言'生女耳','耳'非佳语。'会当有变时',意指不逊。"那意思是说:"谚语说'生了个女儿啊','啊'(耳)字不是个好词语。'该当有变化的时候'(时乎),含义很不恭敬。"于是把崔琰处罚为做苦工的囚徒。在此期间,曹操派人去看崔琰,崔琰言谈表情没有一点屈服的意思。更有甚者,还有很多的人去看他。崔琰这个人声音宏亮,身材高大,眉清目秀,尤其是有一副好胡须,长达四尺。在有人去看他的时候,他"用手卷着胡须,双目直视,好像有所愤怒",于是将崔琰赐死。

  《三国志》在写到曹操杀孔融、许攸、娄圭、崔琰时,说崔琰是最让人痛惜的,直到三国归晋天下统一后还有人为他感到冤屈。

  如果我们仔细看看崔琰给杨训的回信,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大不敬",而曹操给出的那个解释,实在是牵强的不能再牵强,离谱的不能再离谱啦!如果说这件事遇到一个白痴皇帝,下面有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曲解人意,把"事佳耳"偷换成"生女耳",尚且有情可原,但曹操自己就是一个文学家,为什么还会干出这般离谱之事呢?不要说到《三国志》成书时有人感到崔琰最冤,就是我们今天来看也觉得此事有点儿费解。那么,曹操为什么要把这件事高调处理,一定要将崔琰治罪呢?应该说有两个原因:

  一是曹操不允许臣下持中间立场。曹操当魏王,这意味着汉朝即将终结,天下不乏悲愤汉亡之人,因而要对曹操进行诋毁,可以说,这是曹魏内部的一个政治敏感期。此时的曹操,同样也处在一个特别敏感的心理状态之下,任何的不顺从都会让曹操视为敌对,他就是要通过关崔琰来一个杀鸡儆猴。如崔琰的回信,如果是换做其他事情,即便是曹操认为"耳"不是一个好词语,也会一笑了之,但唯独这件事不行。如果我们用今天的眼光看问题,崔琰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最低限度也就是站在中间立场上,算不上什么不恭敬的反对派。如,崔琰没有在第一时间表态说"杨训没有什么不对",而是拿信来看看,然后再表态,而信中所说,又有"时势让曹操得势"(时乎),而不是"天命民望"让曹操当这个魏王。天命这个东西对皇帝很重要,尤其是对于那些改朝换代的皇帝。刘邦把自己母亲来了一个真龙附体,就是说自己这是受命于天,他就是那个真龙天子。这天下不是他一城一地打下来的吗?还要搞那个弯弯绕干什么?说到底,这东西有用。你看汉献帝封曹操魏王的那个诏书,不是也说"是他感动了上苍,这才诞育了曹操"吗?封曹操为王是董昭倡导的,他的理由是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一个大臣有曹操这般功劳,包括伊尹和周公。崔琰说"时乎",有点儿不主动,似乎是像一个政治中间派的感觉。在这个政治敏感时期,曹操会把一切中间派当作反对派来对待的。这种让曹操继续上位当皇帝和悲叹汉朝将亡充斥着曹操整个晚年,而曹操的政治追杀也伴随着整个这一时期。曹操不允许有中间派存在,崔琰不幸成为了曹操的"祭刀"者。崔琰没有直接被送上法场,而是被罚做苦工,曹操是想让崔琰辩解"求饶"的,这样就可以树立另一种榜样,可惜崔琰是一个宁折不弯的人,这就出现了"卷胡子"事件导致崔琰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