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清宫档案能还原一个几成新的左宗棠?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9-05 17:33 | 作者:采集侠

  历史研究的目的是什么?结论自然是见仁见智,但尽可能地接近历史真相,无疑是其中之一。就清史而言,利用宫廷档案还原历史真相,是颇为有效但尚未被广泛重视的方法。

  所谓宫廷档案,是指原藏于皇宫、现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明清档案。这些档案,总件数超过千万件。它的发现与开放,在20世纪被评为"三大史料发现"(另两项为殷墟甲骨文、敦煌写经)之最。

  说它颇为有效,是因为通过宫廷档案,可以让很多历史谜案迎刃而解。

  比如很长时间,关于雍正(即雍亲王胤禛)继位的种种传说中,有这样一种:康熙本来是传位给十四子胤禵而不是四子胤禛。

  持此论者说,胤禵原名"胤祯"(雍正登基后被迫改为胤禵),康熙的遗诏是"皇位传十四子胤祯";雍亲王原来的名字也不叫胤禛(但叫什么不知道,胤禛是后来才改的),他把遗诏的"十"字改为"于"字,"祯"字易为"禛"字。这样,遗诏就变成了"皇位传于四子胤禛"。

  尽管有历史学家分析指出:清代书写皇子的名字,不是写"某子"或"某某子",一定要冠以"皇"子,作"皇某子"、"皇某某子",遗诏写"皇位传十四子"不合清朝制度;尽管有学者指出清代时"於"、"于"不通用,要写作"於",将"十"字改为"于"字,在清代属于别字。传国本的遗诏出现别字,于理不通。但这些,毕竟还属于推论。

  利用宫廷档案则可直截了当解开谜团。尽管现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康熙遗诏汉文原件已被证明是胤禛在康熙逝世当天让人写就的,但冯尔康先生在撰写《雍正传》时,查阅了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宗室玉牒》,其中表明:皇十四子胤祯,康熙三十六年(1697)时名字为"胤禵",四十七年(1708)康熙封他为贝子的上谕中称之为"胤祯",雍正登基后,复其名为胤禵。由此可知,皇十四子胤禵之名早已有之,并非雍正逼迫改名。至于皇四子、雍亲王的名字,康熙年间历次修《宗室玉牒》都写作"胤禛",并无别的名字。也就是说,雍正盗名改诏说并不成立!

  说它并未受到重视,例证之一是茅海建先生在《戊戌变法史事考》自序中所说的,"这二十年,清朝历史的专业人员在增加,每年毕业的硕士、博士更是成倍增长,而来此(指第一历史档案馆)查阅清朝档案的人数却是相反,日渐减少。"而笔者所见,也证实着茅先生的观点。在一史馆查阅档案的将近10年中,时常能看到来自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日本早稻田大学等世界名校的洋学生,他们对着满文老档凝神苦思、认真描摹的神态,深深印在笔者的脑海中。国内大学中,虽不时也能看到来自北大、人大、北师大的年轻学子,但显然只是为写毕业论文前来短暂查档,变换频繁。

  切入点

  左宗棠是否曾掌掴或脚踢总兵樊燮?

  动念写一本关于左宗棠的书,始于2003年。2010年起,借着搬家到故宫东华门附近的便利,笔者时常前往位于故宫西华门北侧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试图从中翻检出未曾被史学界所重视使用的史料档案,还原一个更加真实的左宗棠。

  左宗棠为晚清传奇人物,围绕他以及他与同时代名人如曾国藩、胡林翼、郭嵩焘、胡雪岩等人的交往,有不少逸事为大家所津津乐道。只是这些逸事中,有不少只是传言,而且这些并非史实的传言被频繁使用在历史研究著作中。

  左宗棠种种逸事中,流传最广的,莫过于咸丰八年(1858)时为湖南巡抚幕宾的左宗棠掌掴或脚踢永州镇总兵樊燮的逸事。这个逸事之所以流传如此之广,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左宗棠一个尚未授官的师爷,竟敢如此羞辱官至二品(相当于部级)的武官樊燮,官阶的反差和冲突的激烈令人好奇;案件引起了咸丰皇帝的关注,有传言说咸丰当时就曾下旨"左宗棠如有不法情事,可就地正法",最高统治者的过问增添了逸事的神秘性;当时在南书房当差的咸丰文学侍从潘祖荫上折说情,其中的名句"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为逸事的流传增添了文学色彩;为了营救左宗棠,传说胡林翼曾秘密买歌姬送至奉旨查办此案的钦差大臣钱宝青船上,让其与钱宝青暗通款曲,拿到钱宝青的把柄,逼迫钱宝青网开一面,香艳的故事增添了逸事的谈资;案件以樊燮被查处、左宗棠被起用而落幕,有传言说,樊燮深感武将的无用,毅然请名师为其两个儿子授课,并下令让两个儿子穿女人衣服,声言必须考上秀才、中了进士,方能换上男装,最后长子中了举人、次子樊增祥果然中了进士成为一代名诗人……如此等等,让这一逸事广为流传,甚至被当成确论,写进左宗棠传记等众多历史著作中。

  史实的准确是历史研究的基石。正是鉴于此,笔者将史事的考证作为左宗棠研究系列的第一步。而切入点,就选择左宗棠樊燮案。

  借助当年秘而不宣、今天已然公开的清宫档案,笔者得以幸运地解开此历史之谜。2010年,从清宫档案中找到湖广总督官文关于樊燮案的第一份奏折,证实左宗棠并无传言所说的掌掴或脚踢樊燮,从而揭开了这一流传百年的逸事的真相。与此同时,通过查找《军机处上谕档》、《军机处录副档》、《军机处随手登记档》、《宫中朱批奏折》等清宫档案,找到咸丰皇帝为此案所作的12次批示,并一一作了考察和分析,得出咸丰皇帝也从未下过"左宗棠如有不法情事,可就地正法"密旨的结论。

  兴趣点

  左宗棠与胡雪岩究竟是何关系?

  围绕左宗棠与胡雪岩,也有着太多太多的逸事。

  胡雪岩,本名胡光墉,雪岩是他的字,要想在清宫档案中找到他的相关史料,只能用胡光墉查找。从一个贫苦无依的钱庄小伙计开始,到阜康钱庄、胡庆余堂药店老板,钱庄票号布及大江南北,拥有资金2000万余两、田地万亩,胡雪岩成就了一个商人的传奇。社会上就有"为政要学曾国藩,经商要学胡雪岩"的流传语。在重农轻商的清代,商人胡雪岩长袖善舞,夤缘政要权贵,先后被授予运司衔江西试用道、按察使衔福建候补道、布政使衔福建补用道等,获清代赏衔的最高官阶——从二品的布政使衔,成为名副其实的"红顶商人"。更为特别的是,他的父母被赐正一品封典,母亲获同治御笔牌匾"勉善承荣"(这个匾额今天就悬挂在杭州胡雪岩故居),他自己更是被赐头品顶戴、赏穿黄马褂。按清制,黄马褂历来只赏给内臣和亲近之臣。有清一代,能获此殊荣的商人,只有胡雪岩一人。

  左宗棠与胡雪岩的种种逸事中,最为流传的说法之一,多见于李宝嘉(《官场现形记》作者)的《南亭笔记》、欧阳昱的《见闻琐录》、徐一士的《一士类稿》等笔记小说,甚至包括高阳历史小说《胡雪岩》。他们都身临其境般记载左宗棠与胡雪岩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左宗棠要杀胡雪岩。此时胡雪岩灵机应变献上20万担(也说20万石)粮食而免祸,并得到左宗棠的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