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历史上的“雄安”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9-05 17:32 | 作者:采集侠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通知,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其定位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

如今,人们对雄安新区的建设充满了期待。在关注新区未来的同时,也对雄县、容城以及安新三县的历史产生了兴趣。

这三个县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安新县古城安州的"陈氏三进士"和容城县的"容城三贤"在历史上留下诸多美谈;雄县是当年的军事要地,曾抵挡住外族的千军万马。

有趣的是,这三个县在漫长的历史中,与北京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了治理白洋淀,康熙时期在此建起了四座行宫;被北京人视作"城隍爷"的明代名臣杨继盛正是容城县人。

本期品读将和读者一起溯源雄安新区不同寻常的历史。

1

安新县的"皇家情缘"

安新县位于河北省中部,东与雄县、任丘相连;南与高阳接壤;西与清苑、徐水交界;北与容城毗邻。安新县的县名"安新"二字,虽然得名时间并不长,但这里却有着悠久的历史。如今的安新县境内,曾经有过两个州县:一个是新安县,旧时也称渥县,其治所位于安新县北部、今日安新县政府所在地,另一个则是位于西部的安州,旧时也称葛城,其治所在今日的安州镇。"安新"二字也是新安和安州这两个地名的合称。从这个名称就能看出,这两个州县有着深厚的渊源。

新安和安州的发展发源于战国时期的两座城:葛城与浑泥城(也做浑埿城)。史载,战国时期,赵国筑葛城,燕国筑三台城、浑泥城。葛城,就是后来的安州,因为它在濡水之阳(北岸),也称为濡阳。浑泥城则是后来的新安。

金世宗时期,设立安州,并将州治所迁至濡阳城,从此,濡阳就有了"安州"一名。泰和四年(1204年),金章宗设置渥城县(其治所在浑埿城,即新安城)。此后数百年间,安州与新安县开始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分分合合。民国二年(1913年),废安州,改安州为安县,民国三年(1914年),安县与新安县各取其名之首字合并为安新县。1950年安新县政府驻地迁入原新安县城内,而原有的安州则降为安州镇,两个地方的分分合合就此结束。

由此可见新安县和安州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新安县志》中有一则关于"戾太子"的故事。戾太子是汉武帝的太子刘据,武帝晚年疑心病很重,而和太子有过节的大臣江充唯恐武帝驾崩后会被诛杀,于是便制造了"巫蛊之祸"污蔑太子。太子得知此事后大怒,欲率兵讨伐江充,可此时江充却跑到武帝面前扬言太子意欲领兵谋反。武帝信以为真,发兵讨伐。太子兵败而逃。太子在新安县躲避了一段时间,后来太子得知在当地有个比较阔绰的朋友,便令手下人去联络他。不想这一联络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于是当时的新安县令史(县令的下属)李寿便率领手下对太子进行围捕。太子见大势已去,便上吊自尽,而太子自杀之地,便是今日安新县西的涞城村。

故事非常有趣,但仔细分析起来,却有些牵强,《新安县志》的编者(该书成书于乾隆年间)或许是将河南洛阳的新安县和自己家乡的"新安县"混为一谈。《汉书》中曾记载,"太子之亡也,东至湖,藏匿泉鸠里"。目前比较公认的说法是泉鸠里即今河南灵宝县底董村。但这本《新安县志》认为"东至湖"中的"湖"并不是指汉代的湖县,而是指河北的白洋淀,不知道是当时的编者故意为之,还是因为史料的遗漏,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新安县在历史上倒真的和皇室有过几次"亲密接触",其中第一次应该算是从金代章宗皇帝开始。金章宗时,重筑浑泥城(即后来的新安城),并改名为"渥城"。当时还有对渥城修筑后的情况作了记载:"周九里、高二丈、阔九丈,池深一丈、阔四丈。旋改浑泥城为渥城县"。金章宗为何如此看重这座城?这与金章宗非常宠爱的妃子李师儿有关。

李师儿的故乡就是渥城,李师儿虽然出身贫贱,但是却极为聪慧,很多东西更是一学就会,再加上姿色貌美,很快便得到了章宗的宠爱。为了这位宠妃,章宗皇帝也是费尽了心思,他将李师儿故乡的新安县县城大加修葺,设置了景宁、广德、来远、安仁四座城门,还将安州治所迁入新安县,大大提高了新安的地位。在《新安县志》中还找到了诸如建春宫、望鹅楼、莲花池等古迹的记载,这些古迹或是章宗为自己兴建的行宫,或是其和李师儿游赏之所。为了一位宠妃而兴建了一座城池,这在中国历史上也算是不多见的情况。

有趣的是,李师儿与北京还有一段关联。金国的首都中都城就是今天的北京,当时在中都东北郊有一座风景秀美的皇家园林太宁宫,也就是今天的北海公园,这座太宁宫是章宗和李师儿经常光顾的地方。据说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在太宁宫的琼岛上赏月,章宗顺口出了个上联:"二人土上坐",讲的就是他们两个人坐在这琼岛之上共享良宵,而且二人和土字正好组成了最后的"坐"字。机智的李师儿当时便对了句"一月日边明",将自己比作月亮,而将金章宗比作太阳,日月合在一起,正是最后的"明"字,这个下联令章宗皇帝大加赞赏。这则故事如今是人们在逛北海公园时常提及的一段谈资。

2

古城安州的"陈氏三进士"

安州(如今的安州镇),同样是一座历史名城。在清代的《安州志》中,就提到了"濡阳八景"的说法,据传,此八景为元代安州太守完颜安远所定,清代道光年间俞湘在编纂《安州志》时曾依名核实。据记载,八景之一是"易水秋风",此处有秋风台,为燕太子丹送别荆轲之处。

《安州志》还记载,道光七年,僧人源秀曾在秋风台立碑。碑刻后来遗失不见。不过,最近有人指出,在安新县文化局院内发现一残碑,是清道光十六年(1836年)安州天宁寺住持按原尺寸重刻的碑,碑上记当年燕太子丹等于此送别荆轲之事。但也有说法指出,燕太子丹送别荆轲的地方在安新县北部的定兴县。

古城安州,历来文脉绵延不断,人才辈出。宋代至清代,安州共有三十多名进士,在这些进士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安州"陈氏三进士":陈德荣、陈德华、陈德正三兄弟。

陈德荣(1688-1747),字廷彦,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进士,曾在湖北枝江县任知县。在任时,他兴修百里洲堤,免除民间各种杂税差役。雍正四年(1726年),陈德荣代理贵州布政使,掌管一省民政、财政。他带领百姓垦荒辟地,种桑养蚕,还到邻省招募种棉、织布、养蚕等方面的技术人才,设立机构,进行技术培训。雍正七年,几个州县开垦田地3600亩,开野蚕山场100多所,织机户户相闻。时至今日,遵义的"遵绸"享有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