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春日忆李白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9-05 17:31 | 作者:采集侠

近日,话剧《李白》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演,这部经典话剧讲述了唐代大诗人李白入永王李璘幕府之后的坎坷经历。李白字太白,是唐代最伟大的诗人之一,其诗歌创作成就自唐代始就为世人所认可。同为唐代大诗人的"诗圣"杜甫曾作五言律诗《春日忆李白》一首怀念李白,诗云:"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时至今日,李白的诗作依然具有无可争议的典范意义,是中国诗歌史上难以逾越的高峰。李白的人生经历也颇为传奇,无论是少年成名还是晚景凄凉,都为文学爱好者们津津乐道。特别是入永王李璘幕府而"附逆"一事,更为世人争论不休。李白的故事也屡次被搬上荧屏以及话剧舞台,是中国文学史上极具特色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1

少年李白渴慕仗剑天涯

根据《新唐书》记载,李白(701年-762年)是"兴圣皇帝(十六国时期西凉政权的建立者李暠)九世孙",而李暠又自称是汉代名将"飞将军"李广的十六世孙。李白的先人在隋末因获罪而迁徙至西域,故而有说法称李白生于碎叶(今吉尔吉斯斯坦)。相传李白的母亲在生李白时曾经梦到了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就此取名为李太白。同样根据史书记载,李白十岁就通晓诗书,再长大一些便在岷山隐居了。在隐居期间,被州牧推举有道,却不出仕。苏颋(唐代政治家、文学家)出任益州长史期间曾经见过李白,惊异地评价李白为"天才英特",并认为李白稍加学习,便能与写就《上林赋》的汉代大文豪司马相如比肩。

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血液中的武将基因作祟,李白在少年时便喜欢上了击剑之术,梦想成为一名侠士。出于对侠的倾心,李白还创作了《侠客行》一首,大力歌颂燕赵之地的侠士们。他们头上系着缨子,是那么的威武;他们腰间悬着的剑似霜胜雪是如此锃亮、锋利;他们银鞍白马,风流胜过文人墨客;他们动如流星,引人侧目。侠客们路见不平便仗剑行侠,斩杀不义之徒之后便掸掸衣上的尘土,将自己的功绩、盛名深深藏起。在李白的价值观中,真正值得交往的是像朱亥、侯嬴这样为知己者两肋插刀的侠客们。他们的一诺千金连天地都为之侧目,五岳之重,与这些大侠们的诺言相比都显得轻了。纵然离世,侠客的侠骨也散发着芳香,为世人所敬仰。

在李白眼中,仗剑行侠比皓首穷经来得对胃口,更来得痛快。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更为了实现自己的侠客理想,李白在自己的垂暮之年选择继续从军,帮助统治者平息安史之乱。最后无奈因为身染疾病不得不返回当涂县,投靠在当地任职的族叔李阳冰,最终在此处病逝。

李白从18岁开始就在蜀中游历,开元八年(720年)前后赴渝州拜谒李邕(即唐代著名书法家李北海,唐朝宗室,同时也是为《昭明文选》作注的李善之子),并写下了意气风发的《上李邕》。李白以《庄子·逍遥游》中的大鹏自比,豪言"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对自己、对未来都充满了信心。诗句流露出了少年人特有的不畏艰险之情怀。在这首诗的结尾之处,李白写道:"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可见李白之前多受冷遇,这次在李邕这里也不例外,但是李白依旧故我。也许是二人年龄差距太大,李邕对这位恃才狂放、年纪轻轻就想平交诸侯的后生实在看不惯;也许是李邕有意给这位顶着"天才"名号的青年以磨练。总而言之,李邕并没有满足李白希望得到提携的愿望,而李白,则用作诗找回了自尊。

时隔多年,世事变迁。李邕虽然不重李白,但是他为政一方,造福百姓,素有贤名。由此遭人嫉恨,被李林甫设计害死。后李白在流放夜郎途经江夏时题写了一首《题江夏修静寺》,并于题下注云:"此寺是李北海旧宅。"在诗中李白写道:"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滨。空庭无玉树,高殿坐幽人。书带留青草,琴堂幂素尘。平生种桃李,寂灭不成春。"全诗语气亲切,缅怀之情显而易见。特别是"我家"二字,将李白与李邕的"隔阂"一扫而空。在经历了沉浮之后,李白不但并未记恨李邕,反倒为李邕所遭受的不平待遇而哀伤、惋惜,并深切怀念这位长自己二十余岁的故人。

2

入李璘幕府而被误解为"从贼"

李白的一生都在渴望建功立业与蔑视荣华富贵两种情绪中纠葛。他是道教的信奉者,结识的朋友中多有修道之人,自己也入了道教;而他又渴望能够建功立业,即便被赐金放还,他也依然留下了"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诗句。

在安史之乱爆发之后,李白在自己最"位高权重"的"粉丝"唐玄宗的推荐下,加入了永王李璘的水军幕府,根据《唐大诏令集》中《命三王制》记载:"李白此人文武双全,现隐居于山中,应将他征召而来,加以任命(其有文武奇才,隐处山薮,宜加辟命)。"永王璘征辟李白为江淮兵马都督从事,正是执行玄宗此一旨意。李白也由此开始了为实现其政治抱负的"最后一搏"。而也正是这最后一搏,使得李白几乎耗尽了最后的生命力与斗志。

根据《新唐书》记载,永王李璘是唐玄宗的第十六子,少年丧母,由其兄长李亨也就是后来的唐肃宗抚养长大。在安史之乱时,李璘获其父唐玄宗册命成为山南、江西、岭南、黔中四道节度使。至德元年十二月,由于李璘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擅自率水师东巡,被定性为谋反,并被玄宗下诏"贬为庶人",而加入李璘水师幕府的李白,也因为跟随永王李璘而获罪,被判流放夜郎。

但这些只是史书中的记载,实际上永王璘根本没有谋反。李白在其作品《南奔书怀》中就直言"天人秉旄钺,虎竹光藩翰",指出永王李璘东巡是奉了皇命的,有调动军队所需的全部手续和信物,并非史书中记载的"叛逆""擅发兵"。李白还在诗中说"侍笔黄金台,传觞青玉案",自己以文笔从事于永王璘,受到永王如燕昭王黄金台延天下士之礼遇,出席永王酬酢交错之盛宴。知遇之感与报国之情,见于言外。"秦赵兴天兵,茫茫九州乱。感遇明主恩,颇高祖逖言。过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剑击前柱,悲歌难重论"更是直言正当安史叛乱,肃宗却镇压永王璘水军,自相残杀。自己参与水军行动,是感永王知遇之恩,是如祖逖志在肃清中原胡虏。如今皆付诸流水,悲愤难言。

对于李白褒贬不一的结论是由于安史之乱之后唐王朝面临的极为特殊的政治环境而导致:唐玄宗入蜀避祸。避祸途中,太子李亨与唐玄宗分道扬镳,并于公元756年擅自即位,是为唐肃宗,遥尊唐玄宗为太上皇,由此唐王朝出现了短暂的"二主"局面。为了让国家尽快恢复统一,根据《唐大诏令集》中《明皇令肃宗即位诏》的记载,玄宗大度地表示在收复上京(今黑龙江宁安市)之前,如果秦岭淮河以南的南方地区有紧急军情事务需要处理,则太上皇唐玄宗有权处置。按照册命约定,在克复上京之前,唐玄宗处置并令所司奏报肃宗,而肃宗认可者即为合法、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