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

民国初年的外交部迎宾馆

来自: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8-09-05 17:30 | 作者:采集侠

漫步在东城的外交部街,就如同在品赏一幅工笔绘制的北京历史画卷。这条在元代已现雏形的街巷,长虽不过 700米,但历经800年的沧桑,无数叱咤风云、彪炳史册的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艺术家在这里演绎了一幕幕精彩篇章。其中33号院的过往烟云,无疑是最为华丽的章节:这里在清末是外务部迎宾馆,民国初年的外交部和新中国的外交部也曾设立于此,它还是民国北洋政府的第一个总统府,孙中山先生在民国元年(1912年)来京进行国事活动,也曾下榻于此,并在这里会晤了各界人士,成就了民国史上的一段佳话。

袁世凯复出后在此谋划

外交部街原称"石大人胡同",因明朝将领、"夺门之变"的主角石亨的府第在此而得名。石亨的府第建于1456年,占据了胡同北侧约四分之一的地段。然而好景不长,1460年石亨即以图谋不轨罪下狱死,这座壮丽不逊王府的宅第被没收归官。后此宅相继成为咸宁侯仇鸾、成国公朱庚、驸马冉兴让府第。冉驸马在此筑园,取名"宜园",是当时东城八大名园之一。明末至清代,宜园变成铸造钱币的工部宝源局。

1907年,清政府为招待来华访问的德国皇太子,特命外务部将已废弃的宝源局旧址改建为迎宾馆,"特聘美国人坚利逊承包西洋式迎宾馆的修建"。坚利逊就是北京近代建设史上颇有些名气的詹美生,他是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会员,20世纪初来华,在北京开设詹美生洋行,1907年被清政府聘为外务部监理工程司和建筑师。

外务部迎宾馆于1910年建成,现存的33号院"洋风"十足的东大门,就是出自詹美生的手笔。当时的迎宾馆是清末所建最豪华、质量最好、也是最地道的西式风格楼房。整个建筑造型雄伟,"高楼巍巍,耸入云际。庭前碧柳垂阴,芳草宜人。浓阴深处,参列铜制鹿马数具,洵佳境也"。然而,计划中的德国皇太子的访问并未成行,1911年11月13日,被清廷任命为内阁总理大臣的袁世凯将内阁设在迎宾馆内,在这里谋划南北议和及逼清帝退位。

南北议和成功,清帝于1912年2月12日宣布退位。次日,袁世凯即通电南京临时政府赞成共和,并对国民作出郑重承诺:"共和为最良国体,世界之所公认。今由帝政一跃而跻及之,实诸公累年之心血,亦民国无疆之幸福。大清皇帝既明诏辞位,业经世凯署名,则宣布之日,为帝政之终局,即民国之始基。从此努力进行,务令达到圆满地位,永不使君主政体再行于中国。"16日下午,在迎宾馆官邸内,袁世凯命海军部军制司司长蔡廷干剪掉了自己的辫子,"在剪的时候,袁自己不断哈哈大笑,谈话中显出异乎寻常的高兴"。然而,正如时任美国驻华公使芮恩施说的:"蔡将军用力一剪,就把袁世凯变成了一个现代人。但是袁世凯的内心并没有从此发生很大变化。"

3月10日下午3时,袁世凯在迎宾馆主楼礼堂内正式就任中华民国第二任临时大总统,与会者百余人,"内有洋服者,有中服者,有有辫者,有无辫者,有红衣之喇嘛,有新剃之光头,五光十色,不一而足"。英国公使朱尔典也亲临观礼。

据《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莫里循所记:"袁世凯入场,像鸭子一样摇摇晃晃地走向主席台,他体态臃肿且有病容。他身穿元帅服,但领口松开,肥胖的脖子耷拉在领口上,帽子偏大,神态紧张,表情很不自然。"袁世凯佩长剑,面南正立,宣读了誓词,蔡元培代表参议院接受誓文并代表孙中山致祝词。就职典礼看似庄重,然而以记者身份在场的梁漱溟发现,袁世凯"既不蓄须,亦不修面,着军人旧服装,殊欠整洁,显然蔑视此一重大典礼",在穿着西式大礼服、神情庄重的各部总长和段祺瑞等"军装整齐,神态严肃"的军官的簇拥下显得十分不协调。典礼后,袁世凯对一亲信说:"吾生五十三年,今日为妄举。"说罢狂笑不已。这一倨傲的表现,为日后袁世凯最终背弃了自己对四万万国民的承诺,走上背叛民国、帝制自为的不归路埋下了伏笔。

孙中山北上时曾居于此

临时政府迁往北京后,南北统一初步告成。袁世凯即多次邀请孙中山先生入京共商国是,尤其在政府与国会屡起冲突,内阁不稳的情况下,更是敦请中山先生北上。1912年8月18日,中山先生抱着疏通南北感情、"融合意见"的良好愿望,由上海启程赴京。在此之前的7月,为表示礼让,袁世凯将总统府迁往铁狮子胡同的陆军部,将迎宾馆作为中山先生在京的居所。北京政府遵照袁的指示,郑重其事,一切布置整整齐齐,结彩悬灯,铺张扬厉。24日,中山先生抵达北京。袁世凯派代总理赵秉钧等大员到前门车站迎接,还有大批军警仪仗队和军乐队以壮观瞻,并特命开启以前只有皇帝才能通行的正阳门,使用自己乘坐的朱漆金轮马车,饰以黄缎,迎接孙中山先生至迎宾馆下榻。北京市民塞巷填街,政学绅商军警各界排班列队,鼓舞欢腾,争睹共和伟人的风采,中山先生所受到的热烈欢迎,实为民国以来未有之盛事。

当晚袁世凯即派人迎接中山先生至总统府参加欢迎宴会,并亲至大门口相迎。在晚宴上,袁世凯为孙中山亲自执盏,可谓是殷勤备至。两人在席间相谈甚欢,几乎有相见恨晚之感。在宴会结束后,两人又继续探讨国家大事。在会谈中,中山先生对国家的美好未来充满憧憬,他说:"袁公任大总统十年,练兵百万;我则经营铁路,延伸二十万里。到那时,我们民国难道还能不富强吗?"袁世凯听后,连连点头。两人谈到半夜,这才告别。

26日袁世凯至迎宾馆回拜。27日袁世凯在迎宾馆为中山先生举行盛大的宴会,到场者有四五百人,"在大厅布置冂形餐案,孙及其随员北面南向坐,袁及内阁阁员及高级官吏皆北向坐,北洋一般军官坐在东西两排,孙、袁在正中对坐"。席间的融洽氛围被北洋军官所破坏,"西南角开始吵嚷,声音嘈杂,说的都是'共和是北洋之功',随着又骂同盟会,认为是'暴徒乱闹'。这时两排的军官已经都站了起来,在吵嚷的同时,还夹杂着指挥刀碰地板、蹬脚和杯碟刀叉的响声,但都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呼喝乱骂"。带头闹事的是军事处副处长傅良佐,他想等中山先生或随员起而反驳,便借机由北洋军人侮弄一番,但出乎他意料的是,中山先生还是从容如常,始终没加理睬,坐在他旁的秘书宋霭龄等也不理会。军官们闹了半个小时左右,自觉没趣,也就消停了。

中山先生在北京的25天里,分别在迎宾馆和总统府与袁世凯长谈共计13次,谈话时间多为自下午4点至晚上10点或12点,有时甚至延长至翌日凌晨2点。多数会谈只限孙、袁及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3人,内容都是国家大政、中外情形,如内阁、土地、实业、军队、外交、迁都、党争、对外借款等事务。中山先生还坦诚相告,支持袁世凯做10年(两届)大总统。还多次公开劝诫国民党人破除党界,勿争意见,与政府保持一致,和衷共济。这段时间里,迎宾馆中外宾客云集,中山先生在这里接见、会晤各国公使、政府官员、绅商、记者、平民,日夜操劳,释疑化怨。

外交部迁到此办公